• 招了個這樣一個女婿上門,不過是年少時考了個秀才而已

      云嬌抱著錦被往床內側躲過,氣怒交加臉色漲紅,她生母是外祖母跟前最小的女兒,她如今不過十歲,沈長東卻比她父親還要年長一歲,其長女錢書雅更是比她還大上幾歲,長子錢書明也已與她同歲,次子也已呀呀學語,庶子女更有好幾個,誰能料到沈長東竟恬不知恥至此。舅父也真是識人不清,招了個這樣一個女婿上門,不過是年少時考了個秀才而已,這般品德行徑,雖是個讀書人,倒不如似那些個打魚耕田的。


         “姊夫,還請你自重!”云嬌見騙他不過,便也不掩飾滿面厭惡,強自鎮定,眉目間一片怒色。沈長東見她橫眉怒目,竟也有些氣勢,不由有些怔住,轉念一想,不過區區一個小丫頭而已,他還懼她不成?當即冷哼一聲:“給臉不要臉的東西,就憑你一個小小庶女,我瞧上你便是你的福氣,你能嫁回錢家做個妾就該知足,裝什么清高圣潔……”說著已然探身往床上去。云嬌到底也才十歲,何曾經過這般事,方才皆是強自鎮定,此刻見那禽獸撲將過來,頓時嚇得手足無措,放聲尖叫:“來人吶!蒹葭!木槿!”沈長東見她慌張無措,失了平日里清雅可人的模樣,反倒讓他更興奮,搓了搓手嘿嘿直笑:“今日你便是叫破了嗓子,也是無人應你。


          ”他早已打點好一切,那兩個婢女一時半會兒回不來,這棲霞苑是老不死的住處,老不死的自從病下之后,這棲霞苑早已不復當初在家中的地位。忠心陪著老不死的也就一個李嬤嬤而已,那老東西年歲大了,耳聾眼花的,每日只死守著那個老不死的,聽不到這邊的動靜。老不死的住在東側房,離這西側房且遠著呢,況且眼下她已然糊涂,又斷了一條腿,便是在她眼皮子底下,也不懼她半分。眼前這位表小姐,不過就是個不得寵的庶女,千里迢迢而來,身邊就帶了兩個貼身小婢女,可見她在家中地位。


           這也難怪,一個庶女而已,能有多大排場?來了錢家,岳母大人也不曾在她身旁安排什么侍候之人,岳父更是連見都不曾見她,想來他二人并不待見這個外甥女。他若是再不趁機為所欲為,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天賜良機?云嬌正自驚慌無措,口中言辭激烈,復又想起桌邊繡框中有把剪刀,正欲下床搶了剪刀,或是伺機奪路而逃,或是與這y賊同歸于盡,總歸不會讓他得逞就是了。“嘭——”正當緊要關頭,門被人從外重重的一腳踹開,蒹葭迎頭沖了進來。“蒹葭!”云嬌心中一松,曉得自己今朝算是逃出生天了,抱著錦被縮回墻角,喘息微微。


           “姑娘,你怎樣了?”蒹葭瞧見云嬌慘白著臉像是嚇得不輕,不由大急,急急沖到床邊。沈長東臉色一變,不曾想這個婢女竟回的這般快。他知今日錯失良機,此事已是無望,反倒打草驚蛇,日后這個表小姨怕是更不容易得手了,他不由惱羞成怒,抬手便重重的給了蒹葭一巴掌。破口罵到:“小娼婦,敢壞老子好事,老子打死你!”蒹葭被打的一個趔趄坐倒在地,也不在意嘴角溢出的鮮血,抬手捂住紅腫的半邊臉,朝門外高聲呼道:“谷莠子,你快進來!”沈長東生性殘暴,原本還欲再打,一聽院外還有其他人,心下不安,也不敢多留,便狠狠瞪了一眼蒹葭,直接拂袖而去。谷莠子跟著便進了門,與沈長東擦肩而過。“姑娘你沒事吧,”蒹葭從地上站了起來,顧不得身上的灰塵,迎到床邊殷切的望著云嬌。“小的見過九姑娘,”谷莠子行了禮,他方才見這錢家姑爺自自家姑娘房中而出,姑娘的臉色更是難看至極,自知事情有異,猶豫片刻到底還是不放心,遂問道:“九姑娘,那沈姑爺……”

    版權聲明: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

    評論

    • 華聲推薦
    • 國內
    • 影視
    • 國際
    • 財經
    • 汽車
    • 百科
    • 觀察
    • 探索
    • 債券
    • 理財
    • 產經
    • 兩性
    • 直銷界
    • 聯播
    • 法律講堂
    • 未解之謎
    av男人的天堂在线观看国产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